星期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陕黄文化 > 历史人文 > 正文

饮茶三则


骑行到了武将山,这山在连片的关中北塬中并不起眼,因为是皇陵才成为我的目的地。唐朝皇帝因山为陵,平定安史之乱的唐肃宗李亨就安葬在武将山的唐建陵,山下的陪葬墓里有郭子仪将军,可比他主子的名气大多了。骑行走完关中唐十八陵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,毕竟唐朝皇帝因山为陵的制度就注定了我的行程是跋山涉水。天都黑了,已经是疲惫加饥饿,还没看到建陵的影子,在半山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这会儿下山又觉得太亏了。

终于跟着个放羊人往他的村里走,他说他的村里有农家乐。转过一个山头,几尊文官石人半个身子从草丛里露出来,月光把石人照的发白。村里人基本都关门闭户休息了,我们仿佛是西天取经的和尚,此时又要化缘又要借宿。没想到这么偏僻的小村子还有农家乐。

跟着主人吃完了晚饭,被安顿在了一孔窑洞里,按照位置,我推测这应该是在建陵的神道上,今晚就给这个唐朝皇帝守陵一夜吧。这个农家乐主人很仓促,但很好客,我们占用的应该是主人的娱乐室,有麻将桌还有茶具。走再远的路,登再高的山,也不能忘记带茶。这次虽然为了方便带的是袋泡茶,但在一身疲惫之际还能有皮包水的享受已经是一种奢侈了。烧上水泡上茶,瘫坐在椅子上,闭着眼睛闻着茶香,啜一口,然后再一饮而尽,整个身体像是雨后春笋,每一个细胞都舒展开了。

喝毕茶走出窑洞,月光照亮了整个院子,漫天星辰璀璨斑斓,真是武将高百尺,手可摘星辰。如今能有这么一个地方看看星星也是难得的。主人家还有个图书室,真是意外的惊喜。这么一个有书有茶有窑洞的农户,若不是宅边无柳,真以为是五柳了。

江南的夏天,雨是不讲道理的。伞都遮不住这急来的暴雨,裤腿已经湿透,走在山中又无处可去,只能在这伞底淋着小雨继续往前走。眼下我离梅家坞最近,也只能去这狮龙云虎的云字号了。梅家坞很大,到处是茶园,暴雨时大时歇,茶园里云雾缭绕。雾气就在整齐的茶树上面移动,也就是这样的雾气才能孕育出被乾隆爷点赞的龙井茶吧。

梅家坞的街道整齐干净,被雨水冲刷后更有一种江南水墨画的感觉。几乎每家每户都卖茶,可能因为是夏天,早就过了龙井的季节,再加上下雨,村里毕竟安静。找了一家非常典雅的茶叶店,需要踩着青石板才能走到店门口。石板路两旁也是低矮的茶树,半身湿透的我在这大夏天还感受到了一阵凉意。店家很快端上来了一杯龙井茶,玻璃杯里的绿茶,清脆透亮。端起来暖暖手,轻轻一嗅,掺着豆香和栗香的热气扑鼻而来。

嘴里还残存着云字号龙井的回甘,就又打着伞开始下山。雨没有那么大了,有机会可以看一看这茶山茶树。想象着几处早莺争暖树,谁家新燕啄春泥之时,采茶女背着背篓,在茶树间舞动。

一个大塑料瓶子,有一升的容量,茶垢已经把本来透明的瓶子染成了棕色。抓一大把茶叶,提着刚烧开的水灌满瓶子,这就是一个农民工朋友半天的储备。夏天在满头大汗之后对着瓶子牛饮,冬天则是干累了喝两口恢复精神。

一把紫砂麻壶,捏一点六窨的香片,淋透了水。一手握着这麻壶,一手捧着一鸟笼,走出门去,老北京胡同里这位爷就开始了一天的活动。

茶炉添炭,铫中加水,文火慢沸。凤凰老枞在这沸腾山泉水的呼唤下觉醒。关公巡城,韩信点兵,工夫茶在这雅室里与熏香争高下。

茶是一视同仁,从不厚此薄彼,让你得取所需。它可与你雪夜里谈风雅,更可以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。

台北坪林文山,山下有村舍,村舍旁有小溪,溪边有兰草有野花,溪水里有鸭,河滩里有饮水的牛。村舍后的小路,通往半山腰的一间茅屋,茅屋周围是一片茶园。茶园周围用石头垒砌起低矮的墙,砌墙的石头已经布满苔藓。

屋外还在下着大雪,风呼啸着卷起刚落到地上的雪。屋里很暖和,桌上这一壶坪林文山包种茶在给我讲述它台湾的家。下雪天饮茶着实是一种享受,屋子虽小思维却不囿于一隅,在这岳渎相望的潼关古城,哥舒翰曾悲悲切切,李闯王也丢盔弃甲。

读书和饮茶是最好的伴侣。古今中外、畅销经典都不在话下,只要有文字,就有活力,就能在这见方之间遨游世界。我的屋里有茶也有书,书不多,但勤换。就像董桥所说:书店再小还是书店,是网络时代一座风雨长亭,凝望疲敝的人文古道,难舍劫后的万卷斜阳。

手不释卷,杯中有茶。人如夜航之船,茶是旅中之伴,书为航行灯塔。

字号   |  收藏 |  打印